|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古丈生活网

美国前六方会谈特使:打破僵局,美需及时回报朝鲜

[复制链接]
gzhxjkzx 发表于 2019-7-30 11:07:47 |阅读模式
gzhxjkzx
2019-7-30 11:07:47 247 0 看全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博登陆

x
                    
狄长礼(中)曾是美国负责对朝谈判 的特使。白云怡摄
  【环球时报记者白云怡】在6月底中、朝、美、韩四国领导人密集访问和会晤后,朝鲜半岛似乎进入一个平静期。一年多来,“首脑外交”精彩纷呈,接下来半岛和平进程能否从“吸引眼球”走向真正的“开花结果”?局面的突破需要引入哪些“新动力”?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日前在清华大学主办的“世界和平论坛”召开期间专访了美国前六方会谈特使狄长礼(Joseph Detrani)。狄长礼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曾担任六方会谈特使和国家情报总监助理,是2005年“9·19共同声明”签署和六方会谈停滞的见证者。而在奥巴马政府的美朝关系“冰冻期”,他接过“秘密沟通”的指挥棒,促成美国前总统克林顿2009年访问朝鲜。狄长礼曾被认为是对朝“鹰派”,但在经历了这些年半岛局势的跌宕起伏后,他认为“除了谈判,没有其他选择”。狄长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为突破僵局,美国或应在“行动换行动”方面有所让步。
  作为一名曾经参与美朝谈判的人员,我深知半岛事务之复杂
  环球时报:在朝鲜半岛问题相关方新一轮积极互动后,您如何看待局势的发展前景?您认为在朝韩边境举行的第三次“金特会”是否有实质性意义?
  狄长礼:我对半岛局势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特朗普总统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的会晤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进展,其中最实质的成果之一是双方都同意开启工作级别的谈判。这非常重要,因为美朝首脑河内会晤两国空手而归的一大原因,正是在领导人进行会晤前没有准备性会议,真正的谈判者们实际上连面都没怎么见。
  作为一名曾经参与美朝谈判的人员,我深知半岛事务之复杂,它需要大量的时间、努力和面对面的谈判。比如我们所说的完全、可核查的无核化到底是什么意思?应当如何才能做到?我们将以“行动换行动”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目的,还是需要让朝鲜先做完一切(美国才给予补偿)?再比如,当我们说到美朝关系正常化时,是否意味着一定要签署半岛和平协定?这些繁琐的内容都需要工作级别的谈判来厘清。
  环球时报:美朝在无核化定义、朝鲜弃核时间表和解除制裁这三个问题上立场差距很大。这些问题真的可能通过谈判解决吗?双方可能各自需要做出哪些让步?
  狄长礼:除了尝试通过谈判解决,我们没有其他选择。事情当然不会那么快解决,但当双方把事情都摊开到桌面上后,将会有许多的互相让步。
  我想到的第一个需要让步的方面,就是“行动换行动,承诺换承诺”这一方式。自2003年我开始参与对朝谈判工作以来,我从没看到过朝鲜主动做好所有事情再等待美国回应的情况发生过。每当他们前行一步,都需要一些回报。所以对于美国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需要让步的地方。
  对朝方来说,一个重大的让步是,他们需要理解,美国绝对不可能接受朝鲜成为核武国家,哪怕是事实上的拥核国家,因为这可能导致地区进入一场核军备竞赛,进而阻碍东北亚和平框架的构建。我知道朝鲜方面有时候会想,为什么美国可以接受巴基斯坦,而不能接受朝鲜?朝鲜为什么不能采取“巴基斯坦模式”?如果朝鲜认为美国可能在这一问题上有所动摇,会接受自己成为事实上的有核国家,那将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将会使其在谈判中丧失很大的灵活性。
  从坚决保核到打算弃核,朝鲜的决定是战略性的
  环球时报:目前半岛局势面临的最大风险和不确定性是什么?
  狄长礼: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也许我们无法就完全、可核查的无核化达成一致,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尽管我不希望如此。
  我个人认为,金正恩委员长的战略决策是,只有在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建立和平机制、对朝制裁能够解除,且这些可以转化为朝鲜的安全保障后,他才准备进行完全、可核查的无核化。而对美方的一些人来说,关系正常化或和平机制的建立当然也将是非常积极的进展,但这里存在一个谁先谁后的问题。而即使美国同意按照(朝鲜希望的)“行动换行动”方式来推动,也可能遇到许多问题,比如朝鲜可能要求在拆除核设施前与美国建立正常外交关系,但美国可能只会设立一个办公室而非大使馆。我的经验让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每一个技术细节对朝鲜来说都是极为敏感的问题,那毕竟是他们的核威慑力量。
  环球时报:您是少数和朝鲜政府高官有过直接接触的美国人之一,朝鲜官员在谈判中给您留下的印象如何?
  狄长礼:我非常尊敬在六方会谈和此后的美朝“一轨半”会谈中与我共事的朝鲜外交官。我见过金英哲几次,他个性强硬,观点犀利,是一位强烈的爱国主义者。这很好理解,因为他出身于朝鲜的情报系统。同时他也是一个聪明的谈判者,我认为他是朝鲜关心国家安全的高级军官的代表。
  环球时报:通过与朝鲜的直接接触,您认为朝鲜弃核的决心坚定吗?
  狄长礼:在六方会谈之后的美朝“一轨半”会谈中,时任朝鲜副外相李勇浩和该国其他高级外交官曾对我们非常明确地表明过立场,即美国应当承认朝鲜是一个核武国家。不过,我认为这一局面在金正恩上台后有所改变。尽管他周围的一部分人认为,朝鲜不应该放弃核武器,但我认为他做出了战略性的决定,他不想继续过去半个世纪的制裁和孤立,希望给自己和朝鲜人民都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而拥有核武器并不会有助于他实现这一目标。
  “是的,已经一年多了,但别忘了,半岛核问题已经存在了25年”
  环球时报:过去一年多,朝鲜半岛局势向前发展最大的“推动力”之一就是朝美最高领导人间的会晤,这一模式创造了诸多“历史第一”,但有人认为未来其作用会递减。您认为“金特会”这一模式接下来是否还应该继续?是否需要引入更多“新动力”?
  狄长礼:我认为美朝最高领导人会晤这一模式还应该继续,但需要在工作层谈判取得一些进展后两位领导人再会面。也就是说,在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的下一次会晤中,他们若能就弃核路线图甚至时间表达成某种协议,那将非常棒。假如双方无法把具体的东西摆在桌面上并达成一致,我不确定再来一次领导人会晤(效果)是否还会积极。
  至于新的推动力,我想在接下来的工作层会谈中我们会逐渐发现一些可能性。我想它可能是其他相关国家的参与,比如中国——如果美朝有一天要签订和平协议,中国当然需要坐到谈判桌前。也许其他国家也可以,正如之前的六方会谈,俄罗斯和日本也可以对局势起到推动作用。不过,现阶段我觉得最必要的新推动力,就是工作层磋商,这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环球时报:如今距第一次“金特会”已一年有余,您认为朝鲜半岛的局面有实质性改变吗?
  狄长礼:新加坡美朝领导人联合声明中提到的四个基本目标——美朝关系转变、建立永久和平机制、完全无核化以及朝方送还朝鲜战争中死去的美国人遗骸,其中最后一个已经实现,其他三项还有待进一步推动,但我认为我们处在前进的过程中。
  过去一年多,我们看到半岛没有任何核试验发生,没有任何远程导弹试射,也没有发生冲突性事件。我认为这已经是一种进步。是的,已经一年多了,但别忘了,半岛核问题已经存在了25年。如果大家还记得,在2005年9月,六方会谈一度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达成一份很好的联合声明,那是两年(工作层)谈判的结果,而现在半岛问题比2005年更加复杂,但我相信我们最终一样可以达成这样的成果。
  环球时报:明年举行的美国大选是否会为美朝关系带来变数?
  狄长礼:如果我是朝鲜领导人的政策顾问,我会建议抓住眼下这个绝佳时机,因为他正和一个非常希望此事能成功的美国总统直接对话。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双方虽然不必解决一切问题,但至少可以就路线图或时间表等实质性内容达成备忘录等白纸黑字的东西。这样一来,不管2020年后发生什么,它都将在美朝关系中发挥独特作用。                                       
                                    
                                                                                                                                                                        责编:赵建东

  • 您可能感兴趣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gzhxjkzx
十佳市民给TA私信

查看:247 | 回复:0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地址:湖南声古丈县古阳镇广场区40号 ICP备案号: ( 湘ICP备10206431号 )
Copyright © 2001-2030 古丈联讯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湘公网安备 4331260200100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